车子停在一家汽车宾馆前面。 我的双手放在驾驶盘上,先是闭上眼睛, 然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缓缓地吐出来。 ? ?「你还好吧?」她转头看着我,然后将头上的白纱取下来, 一点都不爱惜地将它靠近我的脸拭去刚才在喜宴上流下的汗珠。 。 我没有回答她的话。 ? ?「真是的,第一天就这个样子,那接下来的环岛旅行怎么办?」她见我不答腔, 只好说一些不着边际的话打自己圆场。 我领悟到她话中的不满,想想我两新生活的第一天就这样子, 实在有点对不起她毕竟我的情况再怎么样,还是不要让自己的情绪影响到她比较好。 我忽然抱住她的腰,将她搂过来,要和她亲吻。 ? ?「不要啦,刚才这样让人家好难堪的。 」她一看到我似乎恢复正常,一边笑着,一边推着我。 ? ?「叭!叭!」后面一台车子不耐烦地按着喇吧。 我赶紧将车子驶进去。 ? ?「看吧,贪玩。 」她抿着嘴唇微笑着。 我从后车厢内拿出行李,然后她挽着我的手臂, 一起走上楼。 ? ?「真的不要紧吧?」她很温柔地问我。 「今天太累了,洗个澡就睡吧,不要想太多了。 」刚才和大学的那群死党玩赛车游戏,好不容易地摆脱他们, 免得他们继续缠着我们下去加上在那之前被迫喝了一些啤酒, 弄得我的思绪乱混乱地头也痛的要命。 ? ?「怎么行呢?我可浪费了好几千的金子。 」我想到古人讲的,什么一刻值千金来着。 ? ?「幸好现在不是在一般旅馆的大厅中, 要不然人家会误会我们的身份的。 」她蹙起眉头的样子十分可爱,「你啊,以后不要讲这种没有气质的话, 不然我会生气的。 」? ?「这样子好吗?」她迅速改变话题, 「我们不是打算在西海滨那家旅馆过夜吗?」? ?「别傻了 你想让我那群朋友接下来几天当电灯泡啊?」我对她眨一眨眼 「嘻嘻嘻我不耍点小伎俩是骗不过我那群死党的。 」? ?「哦... 我也被你给骗了。 」她忽然爆出笑声,然后过了一会儿「可是爸妈不就联络不到我们了吗?」? ?「放心, 挂个电话好了。 」我转过头,轻轻地对她微笑,显出一副「一切都在掌握之中」的自信。 走进房间中,忽然之间气氛开始产生微妙的变化。 先是拼命地整理行李,然后洗澡,把根本无关痛痒的小事全做完后,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不向当时追她的时候那么亲昵。 我坐在床尾,她坐在床头。 小陈告诉我,当第一次时,女生洗完澡后会仅穿浴袍走出来的, 然后就是接吻爱抚,然后进行...可是怎么她把明天要旅行的新衣服搬出来穿在身上啊?她的头低低的, 过了好久 她开口问我: 「你不进去洗澡吗?」? ?「我... 」我忽然抬起头看着她, 口中支支吾吾的。 她明白这时候我到底想怎样,只是又羞红了脸, 又低下头去。 ? ?「不行,我一定要表现出我的男子气概。 」我在心中恶狠狠地说着。 趁着她不注意,我一下子抓住她的双肩, 将她按在床铺上然后用嘴封住她的唇。 她的身体十分软嫩,尤其在连一点反抗都没有的情形下, 更显现出她的柔弱令人爱怜。 我带着紧张,不安的心情,粗鲁地和她接吻。 我睁开眼睛,看见她闭着眼睛,嫣红的俏脸, 正享受着接吻的亲昵不知道为什么,我停下来。 过了一会儿,她知道我不再动作后,张开眼睛凝视着我。 我一和她视缐相接,立刻起身坐回原来的位子。 怎么办?连以前常做的接吻都不敢了,那接下来的节目又怎么会上演呢?该死, 怎么我这么胆小呢?过了一会儿我又鼓起勇气, 同刚才的动作我依然将她压倒,可是这回不敢看她的眼睛, 于是我干脆将脸埋入她的胸前去感受那种沁人心脾的软嫩, 唿吸令人沈醉的芬芳。 我的头埋进她的胸前,可是没一会儿忽然又失去勇气, 接着如同惯例一般起身缩回我刚刚的位置。 她仍旧起身坐回原位,拉紧刚才被我弄乱的衣服。 奇怪,当时和她男女朋友时,我不是很想和她做爱吗?怎么现在竟然不敢了?我紧紧地咬着下嘴唇, 发现经过刚才一番折腾口都干了。 ? ?「没... 没关系的。 」她看我这么手足无措,忽然想要鼓励我。 倏地,我和她就这样子凝视了一会,两双饥渴的嘴唇相互靠近, 两个狂暴的舌头互相缠绕两具迷乱的身躯难分难解。 也许是我的狂吻令他喘不过气来,她在长达两分钟的接吻中用手推开了我的身体, 然后缩回一旁。 可是她回过头来看了我一眼,然后低下头去。 那种欲言又止的慌张表情,似乎要告诉推开我不是不喜欢我, 是我让她喘不过气来可是又好像怕失去自己的矜持, 被我误会她。 她就是这么地善解人意。 对,就是这个动作,我的心结已经巧妙地被解开了!我伸出手臂从后面环抱住她, 然后双手伸进她的上衣握住她的双乳,手指逐渐灵活地捏着乳尖。 渐渐地我感到它硬了起来,然后我左手下移, 移入她的长丝裙内移入她的蕾丝内裤里,我发现她下体竟生满了毛, 我停止探索用我的食指中指爱抚她的阴唇。 她微微张开口,不断「啊啊」地发出呻吟。 我趁机吻住她,用我的舌头挑她的舌头, 再用嘴唇吸吮它不久,我右手撕扯开了她衣服, 露出她的前胸她腰很细,皮肤很白,再加上略为丰满的乳房, 我不经有点目炫。 我渐渐把持不住,一把抱起她将她放在床上, 使她平躺着. 雪白的身躯上耸立两座小山放着两粒粉红的乳头。 我的手移至她的下体,隔着丝裙,手掌伸进轻抚。 拉下裙边,将蕾丝内裤拉下,平滑而结实的大腿上端有簇漆黑光泽的阴毛, 半遮着她交欢的开口我的手抚遍全身,最后停于她的下体, 卷曲发丝似的玩弄她阴毛我的阴茎不想在安份于裤中。 它想插进她的阴道,蹂躏一般地和她的体壁摩擦。 我褪去她的衣服,用手温柔地摸她的脸。 我小声的在她耳边说: 「我想和你疯狂激烈地做爱。 」听完,她胀红了脸,更显出她的娇艳。 她略为颤抖地说,「我好怕痛,听说第一次做爱很痛的...。 」我亲了她鼻子一下,转身坐在床沿,她撑起身来为我脱衣。 脱完后,早已挺直许久的阴茎像柱子矗立在她面前。 她前胸贴住我的背,手掌上下迅速抚摸我胸膛说着: 「我爱你, 我好爱你...。 」我感到有两团肉抵住我的背,肉团中有硬硬的乳尖。 我转过头去和她接吻,顺着势子躺了下去, 我双手伸入她双腿间缓缓撑开两腿,改变姿势位于其中, 两腿交叉处有黑绒的阴毛随着角度变大,我甚至看见她的处女膜。 她颤抖地说: 「今天我是你的人了,你可不能负我...。 」阴茎不让犹豫,我把它刺进她的私处. 她闷叫了一声...我直觉地感到处女膜的阻隔, 但再一会儿我穿破了它。 阴道口有点窄,在进入后,我并不急着要伸缩摩擦, 我只是在感觉阴茎暖和起来,接着,便是开始有滑动黏腻感, 我稍微调整一下位子双手抓着她的两大腿,下体早结合在一起。 我看着她,她双手紧握放于前胸,紧闭双眼, 从我的手和她体内的阴茎,都可感到她在紧张发抖, 我逐目下看我俩的阴毛中有些暗红的血珠。 是刚才处女膜破裂从阴道口流出的,她到底还是处女。 我把阴茎向前顶去,她哼叫一声后,双手抓紧被单, 张大了双口发出了吟叫。 我退出,再插入,再退出,再深入... 反复地进行着, 我的龟头感到一阵一阵的快感向爬山似,越翻越高。 她的口则一次比一次更大,叫声也更夸张了。 我双手伸向前,握住她的双乳,失去控制的双腿, 则像夹子似挟紧我的腰,我狂乱地用力交媾, 使劲揉搓双乳俯下身去,在意乱情迷中吻上她的双唇, 她也豪放起来用力吮着我的舌头。 我加重势子,床面摇晃得很,我数着: 「唿...234, 235236... 呵...」没几时她口齿不清地唿唤我: 「不要了... 好痛... 痛... 我们不要做... 爱... 爱了... 好不好... 」我没回应她, 更用力推去持续了十来次后,在她狂乱的呻吟声中, 我缓住势子将阴茎从她体内退出。 我们大口地喘息,她胸口起伏着,双乳不停地上下波动诱惑着我, 我爬向前双掌握住左乳,低头使劲吮住乳尖, 轻咬着或伸出舌头,用舌尖舔着。 张大口,想把整座乳峰吞入。 我将右膝向前,抵住她的阴阜。 许久,我直起身,微笑地望着她,她亦望向我, 有点微怒说:「我再也不要做爱了,你弄得我好痛... 」我凑过头去, 说: 「要不然我按摩你好了... 」她羞红着脸 还来不及回覆我的唇已覆上她的唇,舌尖去探索。 手抱起她,走入浴室。 我拿了莲蓬头,用温水冲了我全身,接着用手挡着水, 使水流缓缓流过她的大腿内侧。 她有点迷惑地问我要干嘛。 我回了她: 「要干你呀! 」她回瞪我: 「讨厌! 」我挂好莲蓬头, 使温水冲在两人身上我再次用双手撑开她的双腿, 低下身将舌尖覆上被我用双手食指撑开的阴道内, 她连抗议也没有只是不停的喘息着。 我舔着从她阴道分泌出来的爱液,有些涩涩。 我圆起口唇,吸着她的爱液,我晓得如此她很酥痒, 但她仍只喘息我的口移出阴阜,嘴唇覆上她左边大腿内侧, 再右移至阴道口再移到她左边大腿内侧,直当成吃西瓜一样, 左移右移数次接着张口轻咬她的阴唇,口含几簇阴毛。 她此时说: 「你怎么这样? 我多不好意思呀. 」说罢便要缩回去, 我漫不经心地上移到长满阴毛的三角地带吻上腹部, 胸部我仔细轻咬着她每寸肌肤,含着右乳,左手揉压左乳, 最后停在她的乳沟头枕在左乳,细闻她的体香。 我们互望着,有时伸出舌头屈曲互触互舔, 时间好像停止一样。 我依偎在她的怀里,勃起的阴茎却没垂下, 我全身仍感燥热。 我俩停了约十来分钟后,她深深吸了一口气说: 「我要是怀孕了, 那你就是爸爸了。 」她开朗地笑了,她长得有些美貌,却更多的可爱, 我抬起身看见亮丽的她令我情慾高涨。 于是指着挺得直直的阴茎说: 「才怪! 我还没射精呢... 」说完便作势要插她, 她似乎想抗议什么但我不让她有机会,我用热吻封住了她的唇。 我俩侧躺于地板上,我把右腿放在她二腿中, 稍稍撑一下我使臀部前推,阴茎再度进入她的体内, 我身体向她推过去压在她身上,我离开她的唇, 她缓缓地睁开意犹未尽的眼我望着她。 她叹了一口气,头微微点了一下说: 「你要好好... 疼惜我, 别太用力... 」说完再闭上她令人痴颠的眼。 我双掌分别放在她两侧,臀部施力向她顶去, 我的阴茎在她湿润滑顺的阴道中畅通无阻我的龟头在和她的膣壁摩擦, 在一伸一缩中我的身体像似驰骋在平原上,我逐渐加大力量, 愈来愈快她的头偏向一边,双手扣住我的颈。 我每推进一次,她的身体双乳就颤动一下, 像豆腐一样我感到兴奋,汗从肩上流下,就这时候, 被压在地板的她翻起身和我对调。 她直起身子,坐在我的下体,她双掌放在我腹部, 她微微前推然后身体蜷屈头低下来,似乎无法承受我的阴茎, 她微微用下体前推几次双乳的尖端滴下汗珠, 而那已湿透的长发扫过我的脸颊。 我心跳加速,开始将我的阴茎上顶,她好像骑了一匹野马一样, 上下震荡着不过,这「马」却能进入身体控制取悦她。 几次后,我没觉得快感,我发狂地起身再度压她于地板, 我双手抓住她的纤腰阴茎用力地顶她,插她, 刺她使劲地交合,几十次的来回摩擦后,她大概到了高潮, 有时闷吟着有时狂叫着,最后她缓和下去,手从我颈上滑落, 垂落在她上下摇晃波动不已的乳房上面部表情是那样祥和曼美。 她的吟叫声,我的喘息,和挥洒在我俩之间的汗水; 床面的摇动, 和随着阴茎进出阴道时的韵律而蠕动的她波动的双乳, 都在我的主导下构成最原始的旋律,并使我逐渐达到高潮, 我开始感到在她体内交合有些困难了接着我奋力往前一顶, 倏地勐倒吸一口气。 此时,就在燥热的身体中,爆发出一股无法形容的舒畅之感, 我感到精液从我的阴茎喷射而出上千万的精虫奔入子宫, 我的睾丸输精管,尿道都在阴囊的包袱下断续抽动着。 天地间除了赤裸迷炫的她及我和那阵阵交媾完后愉悦兴奋的快感外, 周围不复存在。 我突然冷了起来,全身无力如释重负般地倒下去, 躺在她滑软的胸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