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到棰岛,们都会想起位于大连的那个棰岛, 可是孤儿汤小龙住的那个棰岛并不是大连的那个棰岛。 因为它们之间还差了一个字呢汤小龙居住生活的那个棰岛, 前边还加了一个“大”字“大棰岛”,位于黄海与渤海之间的一个群岛之中, 距离陆地有那幺几十海里……大槌岛的得名不是因为它的自然景观中, 有什么东西像农家洗衣服的槌也不是那里盛产方言“槌”的生参, 并因而得名而是……呵呵……怎么说呢,而是因为, 这里出生的裆下都有一根超出一般的大槌大概最小的, 也比陆地最大的要大一号吧……从古至今,一代一代, 总是令各女啧啧称奇。 甚至就有那好事的女,特地来到大槌岛,以相许, 来亲体验到底这里的槌,比陆地的槌大多少, 火力有多……传说武则天的四个宠中,至少有三个, 祖先都来自大棰岛不然的话,如何能有驴子一般的槌, 来满足武则天那空前绝后的*呢这些都无从考究 都是民间传说信不信由你。 更有甚者,传说世间所有物比较硕大的, 祖先似乎都来自这个大槌岛这个就更无从考证了 姑妄言之姑妄听之为好。 不过呢,出生在大棰岛的汤小龙,裆下着实有根儿与众不同的大槌, 十一二岁的时候就已经超出了年的长度和粗细。 等到他十六七岁的时候,已经像所有大棰岛的一样, 裆下果然像丝瓜藤结出的一根硕大丝瓜一样一根硕大无朋的大槌, 时常影响他行走和跑跳。 没办法,他的养父,也就是他的小姨,按照大棰岛的习俗, 就给他做了一个特制的将裆下做的异常宽松, 而且还加装了一个套子目的是,一旦有梆硬的时候, 不至于从裆里泄露出来,让他无地自容。 话说汤小龙的世有些离奇,一出生,亲就故去了。 传说当年,汤小龙的娘还是个黄花大闺女, 有一天赶海的时候,突然想撒尿!可是附近总有那些平时就目光的的影, 没办法为了不让那些隐的狼看到自己的些许光, 汤小龙的娘就独自一,来到一个海边的山里解手……那个海边的山有些神奇, 退的时候就显露出来,满的时候,就被淹没, 什么都看不到了。 汤小龙的娘进到里,有些害怕,因为这里突然变得异常冰冷, 度比外边能骤降十几度。 尽管这样,由于已经憋不住了,汤小龙的娘, 还是决定一定要撒这泡大尿。 可是刚刚解开子蹲下,尿还没撒出来呢, 突然觉得裆下使劲一疼赶紧低一看,天哪,竟然有一条小小的花蛇, 钻进了自己的下!!!她也顾不得害怕了 赶紧使劲往外拔可是怎么也拔不出来……越拔那条小花蛇就钻得越深……眼看着那条小小的花蛇, 全部钻了进去竟然把汤小龙的娘,给吓得晕死在了那个山里……等汤小龙的娘醒过来, 发现已经在自己家里了是同伴趁着海还没有淹没那个, 将她找到并且将她给背回了家里……关于那条小花蛇进到自己下的事儿, 汤小龙的娘无论如何也没告诉任何就连自己的父, 也都只字未提。 可是没过几个月,自己竟然一直不来红, 而且还出现了妊娠应!天哪我是个黄花大闺女 怎么会天哪难道是那条小小的花蛇……汤小龙的娘, 还是守如瓶谁都没有告诉,只是默默地忍受着妊娠的痛苦, 尽可能地避免被别发现……好在那是秋冬没能注意到她已经显怀了, 偶尔有谁看到了她的体变化了她也只说是自己贪吃, 胖了……等到临产的时候汤小龙的娘觉得无论如何也不能在家里生呀, 那样的话让谁都难以接受啊,可是到哪里去生呢?想来想去, 脑袋都快想爆炸了也没想出个合适的地方。 临秋末了,还是想到了一个地方,就是当时那个小小花蛇, 钻到自己下的那个海边山就去那里吧那里迹罕至, 生了也没谁发现生完了,就把这个小孽种往那里一放, 然后就像什么都没发生!就这样汤小龙的娘, 坚忍着阵痛独自一个,披着一件军大衣,就钻到了山里……第02章 妖孽之后进了山, 汤小龙的娘就噗通跪下然后双手合十,对着山深, 祷告说: “蛇仙呀我肚子里的孩子一定是您的吧我是在这里怀的, 就来这里生下他然后您就带走他吧……”一阵空前的剧痛, 哗啦一声所谓的蛇仙之后汤小龙就被生到了这个世界……孩子是生下来了, 也哭出了生看去,是个很正常,很健康的孩子呀!可是产后不久, 汤小龙的娘却因为产后大出,奄奄一息地看着一个健康的儿子出生了, 竟然微笑着渐渐魂飞魄散……等到家找到汤小龙的娘的时候, 已经死透了却发现,怀里抱着一个还没有剪断脐带的婴儿, 竟然还活着……这算一个丑闻黄花大姑娘生出了一个不知父亲是谁的孩子!不过汤小龙的外公倒是很聪明, 发现那个山里很多晶亮的眼睛在看着自己那不是和其他动物的眼睛, 那是来自中许多蛇类的目光……于是汤小龙的外公, 就对整个岛子的说有蛇仙给他托梦说自己家里的姑娘属蛇有仙, 就暗中娶了她还怀蛇仙的后……于是,在外公的坚持下, 给这个孩子起了一个名字,汤小龙……汤小龙先是被外公外婆收养, 后来小姨结婚了又认小姨小姨夫为干亲,并由他们来抚养……开始的时候, 岛子的也都议论纷纷都说汤家是为了掩盖丑闻, 才编造出一个关于蛇仙托梦的美丽传说其实呢, 指不定家里的闺女是跟了什么生下的孽种呢……好在当时的汤小龙太小 听了这些流言蜚语也都不懂是虾米意思,只是在幼小的心灵中, 感觉到别总是另眼看待他,似乎他不是正常的孩子, 是个另类或者直接说,是个冷孽……世就有那是非好者, 不但他们自己愿意搬弄是非还要把是非传授给自己的孩子, 让他们在接触汤小龙的时候好肆意地伤害他。 七岁半的那年秋,汤小龙学的第一天,同班的几个坏小子, 早就从父的议论中得知汤小龙的个来历不明之物, 都知道他是打着蛇仙的名义来到这个世界的, 就都想欺负他一下。 于是,那几个坏小子,就从地里抓到一条小花蛇, 悄悄地放进了汤小龙的书桌里就等着什么时候, 汤小龙一下子触到那条小花蛇吓得嗷嗷一,他们或许也就开心了你不是蛇仙的孩子嘛, 为什么还怕蛇呢这就是他们想要的效果。 不过令这几个坏小子没想到的是,第一节课, 汤小龙没有动静;第二节课还是没有大喊大;到课间操的时候, 他们几个还到汤小龙的书桌里确认了一下那条小花蛇, 还乖乖地猫在汤小龙的书桌里没出来呢……等到中午放学了, 还是一点应也没有……这就令几个坏小子有些失望。 “是不是蛇太小小了呀,我家屋檐,有一条黑兀子(一种无毒蛇), 有一套多长要不咱们把那条大蛇给抓来,放他书桌里, 看看能不能吓到他吧……”几个坏小子真就去到那个屋檐下, 把那条一米多长的黑兀子大蛇给抓到,然后, 又放进了汤小龙的书桌里这会估计要吓他个半死吧!可是 跟一天一样等到放学了,还是没见那条蛇吓到汤小龙, 好像他根本就没把那条蛇放在眼里或者手触到了, 也没什么应难道他真是蛇仙的孩子?几个坏小子的恶作剧就要升级了 他们干脆到市场买来一条剧毒的蝮蛇,心里一定在想你不是蛇仙的孩子嘛, 看看被毒蛇给咬一会不会中毒,会不会大哭大呢!可是奇怪了, 那条剧毒的蝮蛇到了汤小龙的书桌里,就像突然被驯化了一样, 一动也不动根本就不来打扰一心听老师讲课的汤小龙。 几个坏小子有点恼羞怒了,干脆,放学后, 把那条剧毒蝮蛇从汤小龙的书桌里取出来在回家的路, 直接堵住他其中两个按住他,另一个,就趁机将那条剧毒毒蛇, 从汤小龙的脖颈子给直接顺到了他的衣服里……一子冰凉的感觉 让汤小龙顿时感觉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感受……但出乎那几个坏小子预料的是 汤小龙却一声也没吭顺手就从衣服领子里,将那条剧毒蝮蛇给拽了出来, 拿在手里 边看边说: “是你们给我的物吗?”第03章 突如井喷那几个坏小子, 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觉得太不可思议了,竟然唿啦一下子, 就都撒丫子跑掉了……这件事一直被传扬到了汤小龙中 尽管没有谁敢欺负他了但由于那几个坏小子, 加他们的家长的渲染汤小龙在同学们的心目中, 竟然了一个冷动物彷佛他真是蛇仙的孩子,谁都不敢接近他了。 倒是有些胆子大的生女生,出于好奇,趁着汤小龙不注意, 就来接触一下他的皮肤看看是不是冰冰凉的, 以此来证明一下汤小龙到底是不是个冷动物, 到底是不是蛇仙的孩子……说也奇怪每次有这样好奇接触的时候, 竟然都是对方的体要比汤小龙的体还低。 可能是因为,他们在接触汤小龙之前,就都被吓得手脚冰凉了吧……等到到了中, 环境更加恶劣不但同学们看他是个异类,就连老师, 尤其是他的女班主任苏丽华竟然也对汤小龙百般刁难, 但凡他跟同学又什么矛盾都要把责任,归咎到他的, 用各种各样的办法来惩罚他。 似乎这样做,就能博得广大同学的拥戴一样, 更加让她变本加厉……汤小龙或许知道自己无父无 加世扑朔离凡事也就总是逆来顺受,从来都不抗同学们, 和班主任对他的歧视和虐待。 总是低顺目地认真学习,不想招惹任何是非。 可是他越是这样,似乎就越是让一些同学觉得来, 觉得他不抗不针锋相对,这样让别看了,好像就有点欺负的感觉他们总是想, 先让汤小龙能怒火中烧然后跟他们火并,回打他一顿, 女班主任苏丽华肯定还会再理他可是他总是不不火 从来都不想跟谁正面冲突……就这样煎熬到三的时候 发生了一件事才打破了这样的局面,让本来可以平静的中生活, 变得跌宕起伏回肠……这件事,应该从汤小龙的女班主任苏丽华说起。 这个女班主任苏丽华,三十岁出,虽然长得周正标致, 但一脸的蛮横质却显得那幺刁艳无。 也不知道她动用了什么手段,才从那幺多竞争烈的岗位中, 获得了这个重点中学重点班的班主任。 一旦中考绩突出,比如全班有三分之二的学生考进公费缐, 那幺光是奖金就有好几万!所以,在一般的眼中, 女班主任苏丽华的严厉是因为那个升学指标给压的, 她不那幺严厉班的同学大概就不会那幺拼命卖力学习, 而达不到三分之二的同学公费缐考进重点高中 她的那几万块的奖金也就付诸东流了……可是 不为知的是这个苏丽华女班主任,实际是个*旺盛的女。 二十几岁结婚的时候,还没完全显露出来, 等到二十八九的时候就突然如井喷一样,不可遏制了。 每天晚,她不弄她个三回五回,每回不坚持个把小时, 她是绝对不会满足的。 而且最让苏丽华的想不到的是,自己的老婆竟然突然变得异常风*起来, 不但声肆无忌惮就连白天走路的姿势,也一步三摇, 那夸张扭摆的部任何雄动物看见了,都会判定为发的信号……开始的时候, 她还瘦驴拉硬屎硬挺着,每天里,大干快地将自己的那点公粮悉数都缴老婆的库。 还暗中吃些补,喝些补酒,弄些可以壮的偏方来勉强支撑, 尽可能满足苏丽华的*。 可是并不是一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井啊, 而苏丽华却是一只永无满足的无底!她心知肚明一个道理 如再这样下去非把他给弄到精尽亡了,苏丽华不会绕过他的……于是, 单位有个到遥远的外地住寨的机会他就假说单位领导逼迫自己, 必去前去不然的话,将来的提干陞迁,就没有指望了, 兴许还要下岗待业等等……就这样苏丽华的, 想了个堂而皇之的办法逃之夭夭,金蝉脱壳了。 只是留下苏丽华下那个吸食万物都没够的黑, 空空如也好生寂寥难耐,几天的工夫,刁艳的脸, 就起了很多青痘那种火中烧的样子,明眼一眼就能看得出来……可能就是这个阶段, 苏丽华才开始物给自己解的雄动物来填补自己那一天不吃都饥难熬的竖吧……物谁呢?在苏丽华的眼前, 立马出现了很多备选的图像……第04章 站着来吧教导主任?看他那浑干瘪的样子 连刁德一都不如估计撒泡尿都打晃,指望他来满足自己, 肯定不行!体育老师谢雅龙?个也够高劲也够大, 也英俊潇洒可就是没脑子,跟这样的勾搭,说不定那天他喝点小酒, 就都给的吧出去了他跟数学老师唐亚平的那点儿事儿 就是他酒后给传扬出去的害的唐亚平老公急了眼, 闹了半年离婚离了,那个谢雅龙却不要唐亚平!还在酒后说唐亚平是个贱货, 每次都是死乞白赖地要求女下等等弄得唐亚平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整个从此就垮下去了这样的再帅,再好,也是中看不中用的东西呀!那, 还有谁呢?再就是副校长长奎了。 还没到中年,却已经谢顶,估计就是传说中的, 因为*旺盛给烧的吧他老婆总是病病歪歪的体瘦弱, 好像刮个*级风就能给吹到树一样估计夫妻间的那点事儿, 早就名存实亡了。 那幺这个时期的副校长长奎,就一定出在一个十分饥的时期吧……这个家伙平时倒是总跟自己言来语去地调戏, 甚至在舞会或什么晚宴的场所还动手动脚,之前是碍于自己的还在本地, 弄出点什么风流韵事的怎么能逃过的视缐呀……现在呢, 现在也不是不怕弄出什么风流韵事只是自己太望来疯狂地进攻自己了, 一天没有那疯狂的操作第二天就无精打采,就像犯了毒瘾一样, 浑都不自在。 而且,跟一个学校实权物勾搭,且闹出点什么绯闻来, 他一定会照着自己就想靠了一棵大树一样,应该是有安全感了吧……正在这工夫, 学校趁着暑假搞了一次教师旅游正好就是副校长长奎来带队。 苏丽华就有些无名的亢奋,觉得这一定是个机会, 这回要是他趁着篝火晚会什么的再对自己动手动脚, 那自己就趁机下好圈套将他牢牢地套住,看他还往哪里跑……越想越兴奋, 苏丽华也就第一个报了名真就跟着那个副校长长奎, 到了辽东的本溪去做那次目的很强的旅游……本来是三天的行程, 却一直没有苏丽华想像的机会。 苏丽华就主动来找副校长长奎,说就这样结束了, 还意犹未尽呢今天到太子河边,搞个篝火晚会吧……苏丽华说话的时候, 那眼神里就闪烁着一看就能明白的目光,长奎马心领神会, 立刻张罗着跟当地的旅游局联系,真就实现了那场特地安排的河畔篝火晚会……晚会, 最华彩的时段是苏丽华扮演阿庆嫂教导主任扮演刁德一, 长奎当然就要扮演传奎了那出《智斗》真是让他们三个都找到了自己的角 都很投入演的当然也就惟妙惟肖,博得了一阵阵的掌声笑声……等到《智斗》唱完了, 长奎就找到了一个机会暗地里,就对苏丽华动手动脚……要是在过去, 她早就找个理由十分圆滑地金蝉脱壳了可是今天不同了, 今天是自己的那张竖营养不良十分亏了,非要尽快给它弄点吃才不至于……所以, 一看长奎对自己动手动脚有那方面的意思,苏丽华就心里蹦蹦跳着, 对长奎说: “要是想我晚就到我房里来吧……”一句话, 早就让那个的长奎骨麻差点儿没幸福得脑出, 当场就不管不顾地抱住苏丽华喘吁吁地说,我等不及了, 现在就想要呢……““这里多眼杂让家看见了, 好说不好听啊!”尽管苏丽华的心里也火烧火燎 恨不能马就进入况但毕竟这是在篝火晚会的现场, 尽管避开了大家的视缐躲在一簇灌木后边,可一旦有谁过来解手撒尿什么的, 发现了那可就……“我不管那幺多了,我一刻都不能等了, 我想你都想疯了你再不给我,我都不能活了……”说着, 就将那只大手从后伸进了苏丽华的怀里,抓住那两个团团, 就囫囵地揉搓起来……“我也不是不想给你可是, 这里也没个躺着的地方呀……”大概苏丽华还想像平时跟做事的时候那样 四平八稳地在如何如何呢。 “管不了那幺多了,我们就站着来吧……”说着, 长奎已经将抚摸苏丽华脯的手撤了回来撩起了她的裙子, 扯下了她的**然后自己也赶紧掏出**,就要弄事……第05章 活寡渴望可是有一个现实的问题, 被长奎给忽略了……就是这个苏丽华的个子比较高 两只大也十分修长这样的话,他才一米七零的个子, 中间想要接洽就有一定的距离……由于是站立着想要行事, 所以就差了那幺十几公分,构不着,弄不进去……呵呵, 犀牛望月望不可及哦……“求你了,快点给我吧……”长奎真是等不及了, 猴急猴急地说道。 “我想给你呀,是你自己构不着啊……”苏丽华也火烧火燎了……“求你了, 你就来个马趴吧让我从后边快点要了你吧……”长奎突然想到了一个解决问题的办法。 要是在过去,听见这句话,苏丽华肯定感, 本来就不想跟他如何还要跪下来就和他,岂有此理!可是呢, 现在不同了现在是她自己的竖里亏,希望尽快得到补偿, 好痛痛快快地解解馋所以呢,听了长奎的要求, 竟然真的答应他了……所谓的马趴就是长奎要求苏丽华双手着地, 后边高高撅起然后让长奎从她后,进入她的私密领地……可是当苏丽华真的来了那个马趴, 也把私密的领地高高地撅给长奎了那个家伙竟然还是因为短, 竟然还是蹿动好几下只在蜻蜓点地触到了地方, 却根本进不去当然就没有功。 这个时候,早就火难耐的苏丽华,就有些着急, 索顺势双膝跪下将高度降低了一半,就是想尽快地让后的长奎办好事, 好让她尽快饱足自己亏欠了许久的活寡望……可是呢 高度降低了一半还是没有想像中的一根巨物, 噗的一声突入她的私密地带好像后的长奎,光在那里瞎忙乎, 却总是弄不到到点子。 “这回应该行了吧……”苏丽华已经饥到了极点。 “行了,我已经……”长奎也是喘吁吁了“是吗, 我怎么没感觉到呢?”说着苏丽华就一只手撑地, 腾出一只手来回手去摸摸,想证明一下,是不是真的进去了, 为什么自己一点感觉也没有呢……这一摸不要紧 正赶长奎的槌往外拉扯的时候就被苏丽华给摸到了, 哪里是什么巨物呀分明就是一个蝉蛹而已,大概也就大手指那幺粗细长短……天哪, 整个大棰岛哪里会有这幺小的槌呢!比一个十岁以下的孩子, 还要小啊!顿时苏丽华极度失望,极度沮丧, 真想马就结束这场苟合……而且苏丽华突然想到 这个长奎根本就不是本地呀,据说老家在河南那边天哪, 事先自己怎么就忘了考察他的籍贯呢怎么就忽略了他不是大棰岛出生的呢, 唉真是一失足千古恨啊!可是后的长奎却箭在弦, 一发不可收了。 特别是他那微型的槌被苏丽华一摸,更加令他心神摇, 立马又投入了战斗。 尽管槌小,但动作很大,频度很高,加他的两只手, 紧紧地揽住了苏丽华的腰肢令她无法摆脱……而下的苏丽华, 在极度失望和沮丧之后就只好出于无奈,来接受这个令极度失望的现实了, 任由长奎在她后,尽地蹿弄只是自己一点感觉都没有, 大概因为她望已久早就一片滑泥泞了,长奎的进出根本就没有一点感觉了……直到长奎低吼着, 从那个微型槌里释放出来那点溶液的时候,苏丽华似乎感觉到有个什么东西好像在她里边跳了几跳, 也就泥牛入海一般再也没有一点动静了……极度兴奋开始, 极度失望结束苏丽华真想痛哭一场可是那个长奎用小小的蝉蛹弄出了自己的那点能耐, 并不想结束突然就跪在了苏丽华的后,就伸出了他那长满黄苔的, 一下子就居了去尽地吮吸舔咂起来……要是他事先来这手, 或许还能让苏丽华获得一些*感可是此刻的苏丽华, 只在心里一个劲儿地对长奎那个微型的槌赶到后悔不叠呢 他再弄什么花样也不会令她好受兴奋了,估计, 也只是长奎自己在那里自娱自乐而已……这还不算 到了篝火晚会结束后回到住地,里就听见有来敲门, 苏丽华知道是副校长长奎来了因为自己事先答应过他, 让他来住地的或许趟在,从正面,能比在地里从后边弄, 好受一些?谁知道呢要不,就再试试?第06章 满头大汗苏丽华还在贪恋那解渴的慾念, 所以又给了胡长奎上她身的机会……可是进了屋, 上了床还是没什么大的改变,除了胡长奎的耻骨撞击到了苏丽华的敏感处, 有一些酥麻的感觉剩下的,基本上就属于——怎么说呢, 无人驾驶?有点夸张至少,只能说,他的棒槌, 只能进入三分之一多点有点像婴儿含住奶-头的感觉吧, 唉真是令人失望,太令人沮丧啊!而且一旦有了开始, 还就不能轻易结束了……回到学校正常上班之后 三天两头那个副校长胡长奎,就要用他的蝉蛹来鼓捣一番, 他自己倒是很受用每次都想山唿海啸一样地喷-射出他的那点浓烈的岩浆, 可是由于棒槌太小而苏丽华那里有空间十分湿润幽深, 就总也没有从前跟自己男人的那种感觉每次都属于应付而已……尽管在苏丽华和副校长胡长奎有了这样的关系后, 她得到了很多面子票子和位子,但心理上和生-理上, 还总是空荡荡的没有得到自己想像的那种满足……常言道, 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 对于苏丽华来说,丈夫常年到外地去住寨,本来就相当于守了活寡, 如果一直是处于渴望状态或许还能煎熬下去。 可是经过副校长胡长奎这一弄,就把那些本来还潜伏的淫-虫给勾引起来, 每次都是她还没有获得什么*感呢胡长奎已经结束了, 这就令苏丽华更加难受煎熬就像一个人的胃口被吊起来了, 只给她吃到一点点东西占嘴不占心的,真是令人更加饥饿空前了……就在这个时候, 苏丽华担任班主任的那个班级里很是得她宠的班长——腾飞翔, 一次偶然的机会让她发现了新大陆——这个滕飞翔的父亲是大棒棰岛农村信用社的头头, 家里边比较富裕殷实可能还给学校贷过款什么的, 所以初一一入学,滕飞翔就成了理所当然的班长。 初二的时候,苏丽华成了滕飞翔的班主任。 滕飞翔的父亲,立马让滕飞翔给了苏丽华一张五千块钱的购物券, 目的很明显就是别把滕飞翔的班长给拿下去。 接受了购物券,苏丽华正好把家里的家电给淘汰换新了一遍, 心里很是受用也就开始宠爱这个家里有钱有势的滕飞翔, 也学会了副校长的那一套——除了票子以外把面子, 位子都给足了滕飞翔。 这让滕飞翔和他的家长,都很满意,也就十分听从苏丽华的调遣。 那年夏天的天特别的热,副校长胡长奎就主动献殷勤, 说给学校置换空调的时候顺便给她带了两部1.5匹的变频空调, 提货单给到苏丽华手中的时候免不了,又要前边后边地, 让副校长胡长奎的那根蝉蛹毫无感觉地搞上一通才算完事儿……去提空调那天 苏丽华自己去还怕人手不够,又不能让同事帮忙, 因为毕竟是副校长暗箱操作给弄到的不能让学校的任何老师和员工知道才好。 想来想去,就想到了滕飞翔。 这个班长尽管只有十五六岁,可是长得那叫一个人高马大, 而且是那种又胖又结实的体型。 平时在班里,两只胳膊一边能托起一个男生都脸不变色心不跳的样子, 所以找他来帮自己去提空调,搬搬扛扛的,肯定力气够用。 这个时候,苏丽华还不没有想到,这次叫滕飞翔来帮她这个小忙, 却给了她一个意外的惊喜让她那良久没有得到发泄的情*, 一下子找到了宽大的出口真是跃马扬鞭,一泻千里呀……空调被偷>偷>地提货, 在滕飞翔的帮助下弄回了家里。 平时也有学校分什么福利东西的时候,滕飞翔带着几个同学, 就给搬回了班主任苏丽华的家里。 不过那些时候,都有很多同学在场,一起来, 一起走的苏丽华从来都没太客气过。 可是今天不同了,是单独求的滕飞翔,来帮自己这个忙。 提货的时候,才听经销商说,最近装机的太多了, 要等上几天才能去装机呢——只是先把货给提了 放在家里悄悄地排号而已。 等到把那两部空调,连主机带挂机都搬到了屋子里, 尽管只是个二楼尽管滕飞翔人高马大,但也累得满头大汗, 气喘吁吁。 “哎呀,看把你给累的,快吃根雪糕吧……”苏丽华边递过来一个毛巾给滕飞翔擦汗, 边到冰箱里去拿出一块雪糕来也递到了滕飞翔的手里。 大概就是从这一刻起,一场空前绝后的师生畸恋, 就悄然发生了……第07章 汗流浃背可是汗也擦了 雪糕也吃完了滕飞翔的汗珠子,还是一个劲儿地往外流淌——此刻的滕飞翔, 再冒汗已经不是因为体力活的关系了,而是——而是他看见了在家里, 由于穿着随便而将自己的胸脯露出很多,也十分显形的班主任, 十分的性感迷人。 就令这个生理上已经成人,已经有过无数成人幻想, 但却从来没有实战经验的滕飞翔有了很多白日梦一般的坏想法——要是能摸摸, 能吃吃班主任的胸脯该多好啊……“怎么还冒汗——再给你吃根雪糕吧……”苏丽华很是关心爱护的样子。 “不吃了……”滕飞翔还在冒汗。 “那——给你喝冰镇矿泉水吧……”“不喝了……”滕飞翔继续冒汗。 “那——你想吃什么喝什么,告诉我,我下楼去给你买……”“什么都吃, 也不喝……”滕飞翔简直汗流浃背了……说话间 滕飞翔的眼睛却透露出来自己想喝想吃的是什么了——苏丽华也是那十分敏感的女人, 男孩子的目光她哪里看不出来呢!一见滕飞翔, 死死盯看她露出半个地球的比较裸露的胸脯的时候, 就本能地用手来遮掩了一下。 不过此刻,她的心理,也噗通噗通地乱跳了一下, 但还没有乱了方寸因为她此刻,还没有往别的方面来想问题呢……“那——你去冲个凉水澡吧——看你的衣服都湿透了……”“好吧……”听说让他冲澡, 滕飞翔竟然马上就答应了。 也不知道这个小子心里有了什么主意,还是真的是单纯地想冲个澡。 说着,滕飞翔已经走进了卫生间,关上门, 就脱掉了被汗水湿透的衣服然后打开淋浴喷头, 开始哗啦哗啦地洗了起来……可是刚洗没多久 滕飞翔就打开了卫生间的门 探出湿漉漉的头说: “有没有香皂啊, 苏老师……”“哎呀刚刚装上的淋浴器, 我还没用过呢——香皂啊你等着。” 说着,苏丽华就赶紧到五斗橱里边,找出一块新香皂, 走过去递给滕飞翔,走近了,无意间从门缝往里边一看, 竟然从那一缐天里看到了一个奇异的风景——天哪, 这个滕飞翔裆下悬垂的是个什么棒槌呀——难道他就是传说中的 大棒棰岛上的正宗男人的后裔?自己的男人都只能算是半个呢 因为朦胧看上去好像都没有他的大呢!这就让苏丽华的心, 又突突地乱跳了一阵只是滕飞翔接过香皂,马上就关上了卫生间的门, 让苏丽华并没有看个通通透透明明白白。 正有些遗憾呢,没多大一会儿,滕飞翔又打开卫生间的门, 探头出来说: “有浴巾吗苏老师?”“有啊有啊 你等着我怎么就没想起来呢……”苏丽华显然有些兴奋, 好像又有机会可以看看这个家伙裆下的那个棒槌是不是一种幻觉了。 等到递给滕飞翔浴巾的时候,真就又看了一眼, 呵呵这次看得比上次更加清楚了,真是一个老大的棒槌哦……只是没能更近距离地看个仔细, 卫生间的门就又关上了……还是遗憾,还是不过瘾, 还是……这工夫卫生间的门,又开了, 滕飞翔探出脑袋来竟然说: “苏老师, 能帮我擦擦背吗?”“难道你不怕我看你光腚啦嚓的呀……”等到真的机会来了, 苏丽华反说了这幺一句说完自己想抽自己嘴巴子了。 “我在家里,都是我妈妈给我搓后背的, 我就把苏老师当成妈妈了……”滕飞翔这幺一说 一下子就把话题给解了。 “好啊,按年龄,我也真可以当你妈妈了……”说着, 苏丽华真就拉开了卫生间的门走进去,接过滕飞翔递给她的毛巾, “来吧……”滕飞翔就把手放在了浴盆的沿儿上, 躬起身子把宽厚的后背展现在苏丽华的眼前, 好让她擦的更舒服更彻底一些……这一躬身不要紧, 裆下那个棒槌可就有了一个展现的空间彷佛一头叫驴一样, 巨大的棒槌就当啷下来,苏丽华用眼睛的馀光, 就给看了个正着……心里边竟然又乱跳一通, 就连擦在滕飞翔背上的手都有些微微地颤抖了……可能就是在这个时候, 苏丽华才突然来了灵感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把自己都快干渴死了却原来有这幺一座天然矿泉流淌在自己的身边, 却浑然不知不觉!估计这个家伙还是个童男吧 估计这个家伙一勾引就会上钩吧估计让这个家伙裆下的棒槌弄一下, 一定欲死欲仙吧……第08章 一身臭汗心里边有了这样的灵感 苏丽华对滕飞翔的态度也就开始暧昧起来了。 “你是说,平时你洗澡的时候,都是你给你搓背呀?”苏丽华边不停地在滕飞翔的后背搓来搓去, 边找话题跟滕飞翔周旋。 “是啊,我要公共浴池我不让,说那里什么都有不干净。 我要自己一个洗,我说我自己只能洗洗前边, 后边的灰尘洗不掉回穿衣服还是个油渍麻花, 从小就给我搓就给我搓习惯了,洗澡的时候, 要是没给我搓后背我就不舒服,总觉得还不如不洗了呢……”滕飞翔倒是特别愿意跟这个美女班主任说这些话。 “那——你都这幺大了,都了大了,还让给搓澡, 不害羞吗?”到了这个时候苏丽华已经开始用语言, 渐渐将滕飞翔往自己的圈套里边勾引了……“我才多大呀 我在眼里永远都是个孩子呢……”滕飞翔竟然会倚小卖小。 “你今年多大了呀……”苏丽华的声音, 一下子变得十分娇嫩起来。 “十五岁半呀……”“你一定隐瞒年龄了吧……”“没呀, 怎么会呢?苏老师怎么会这幺想呢?”“你若是没隐瞒年龄 体发育得怎么这幺健壮呢?”苏丽华的声音, 居然还有些羞涩的感觉。 “我听我说,我一出生,就十二斤半呢, 我的奶根本就不够喝一天补充两三斤牛奶都喂不饱我……”滕飞翔想从这个角度, 来说明自己为什么会长得高马大。 “难怪你发育得那幺健壮呢,要是不知道你的年龄, 说你二十几岁都有信呢……”苏丽华的声调里 充满了钦佩和赞许当然是在为自己的进攻做铺埝呢。 “是啊,我的女同事也看见我的体,她们也都说我像个年了——还说, 要是在旧社会我早就可以娶媳,生孩子了……”滕飞翔无遮拦。 “那,你想过娶媳,生孩子吗?”苏丽华顺势就往新鲜的话题引导。 “想过呀,做梦的时候,娶过很多次媳, 但媳没有生出孩子来……”“为什么没生出孩子呀?”苏丽华竟然提出这幺白痴到小女生都不会提出的问题 显然是想在感觉扮嫩,这样好跟滕飞翔这样十五六岁的那孩子, 拉近距离形亲切感吧。 “因为生孩子要等十个月呢,我的梦哪有十个月那幺长呀, 所以没等我梦里娶的媳生出孩子呢,我就醒了……”滕飞翔的这句话, 居然把苏丽华给逗乐了那咯咯的笑声,竟让她花枝颤, 薄薄的衣里边便有涛汹涌起来……正好被回过来的滕飞翔给看到了……“苏老师, 我是不是很搞笑啊……”“没呀谁说你搞笑了?”“那苏老师干嘛笑得那幺厉害呢?”“老师是笑你做梦娶媳, 却怎么也生不出孩子来……”“那苏老师也做过这样的梦吗?”“苏老师是女呀, 怎么会做娶媳的梦呢?”“不娶媳但可以嫁呀……”“老师嫁过了, 也就不用再做那样的梦了……”“哦我也想快点长大, 赶紧把自己梦里那些景都给实现了省得老是做梦, 一点实际的也没有每次都是黄粱美梦,一场空……”“那你现在, 有没有女朋友啊?”“学校不是不让早恋吗?”“学校的规定 能管住谁呀——我看你对那个唐小曼挺有意思的……”“才不是呢 她是看我家里有钱想巴结我,我一看她,就有点讨厌……”“为什么要讨厌她呀, 她长得不是挺好看的嘛!”“长得是挺好看 就是一点儿脯都没有跟孩子几乎没什么区别, 那还有什么意思!”“你——很在乎女的脯?”“是啊 女要是没有脯那还什么女哪!”听到滕飞翔说这句话, 苏丽华都忍不住要说: “那你看老师的脯够不够女呀?”可是还是觉得时候没到 就用一句话给掩饰过去了: “哎呀老师给你这一搓后背, 自己也一臭汗了——你不介意老师也脱了衣服, 让你给老师也搓搓背吧……”实际苏丽华是想通过赤的行为, 来让滕飞翔自己钩。 而最好的办法,就是找个理由,也脱光自己, 让自己的体露在这个懵懂少年的眼前,看看他是不是善解风, 是不是能主动发现猎物从而主动进攻——那样的话, 省得自己主动他却没有道,回弄得自己尴尬, 下不来台……第09章 急不可耐“行啊我给我搓完后背, 我也给我搓的……”这个滕飞翔还真是有点傻, 一般像这样是私密事孩子,是不会轻易告诉别的, 特别是别的女的。 听了这话,苏丽华三下五去二,把简单的衣服就给脱掉了, 将浑的光露无遗……“那你看,老师的体,跟你的体, 有什么区别吗?”看到班主任苏丽华的举动 滕飞翔有些惊呆了貌似被苏丽华那魔鬼般的材, 给惑掉了……张结了半天也说不出什么话来, 只是那幺呆呆地看着险些让流出来,砸到脚面……“是呀, 是你的体好看还是老师的体好看呀?”苏丽华差不多就是正面进攻了。 “当然是,老师的……好看了……”滕飞翔当然要这幺说了, 因为确实比他的要好看一百倍呀!“都哪里好看呀?”苏丽华边用淋浴喷往自己洒 边问这样明知故问的问题。 “我的腰——这幺老粗,老师的腰,才这幺细;我的奶-子, 耷拉老长老师的奶-子,就像维纳斯雕塑的奶-子一样……”滕飞翔倒是很会挑重点, 一下子就说到了要害的地方。 “那,老师问你,你是什么时候断奶的呀——也就是, 你什么时候不摸你的奶,不吃你的奶了呀……”苏丽华很显然, 要往那敏感的问题说。 “早就断奶了,可是,我现在晚睡觉,还要摸的奶才能睡着呢……”滕飞翔很是坦白。 “天哪,你都多大了呀,还要摸着的奶才能睡着啊……”苏丽华故作震惊。 “不瞒老师说,有时候是我想摸,不摸就睡不着;有时候, 我不想摸了就睡不着了,所以,我还是要摸……”滕飞翔真是一点秘密也不保留。 “哦,一定是从小养的习惯,一时半会改不掉了——好了, 你可以给我搓背了……”说着苏丽华也像滕飞翔刚才那样, 把手扶在浴盆的边沿将子躬起来……看来那个滕飞翔还真是经常给他擦后背, 不然的话手把不会那幺熟练,一下一下,把苏丽华的后背擦得很到位, 很舒服估计,也很干净……“老师问你一个问题, 你可以回答也可以说无可奉告……”苏丽华终于有些耐不住了, 就要问更加敏感的问题了。 “老师只管问吧……”“你摸你的奶才能睡着, 你摸你哪里才能睡着啊……”这句话很有挑战。 “浑下,哪里都摸呀……”滕飞翔似乎并不惊讶这个问题, 好像什么样的问题对于他,都很正常。 “连这里也摸吗?”苏丽华实在实在忍不住了, 因为她哈下腰让滕飞翔给她擦背的时候顺眼就看见了滕飞翔裆下那个似硬非硬但已经很是硕大的槌了……“哪里呀?”滕飞翔光顾了给苏丽华认真地擦背了, 没有注意到苏丽华说刚才那样话的时候眼神投向了哪里。 “就是这里呗……”索,苏丽华一把就抓住了滕飞翔那硕大的槌——那一瞬间, 手感传递过来的那种健硕的盈盈一握,将她那望已久的, 空置率达到极点的望空间突然就有了满满的填塞, 单单是凭藉想像就已经令她心驰神往,无限陶醉了……“当然也要摸呀, 小时候我还用裹呢……”“真的呀,真是想不到啊, 裹到什么时候啊……”“裹到我这里出儿的时候呗——我说了 省得去做包皮手术了……”“出了?真的吗?能给老师看看?”苏丽华已经放弃了让滕飞翔再给她擦背 因为那已经不是目前的主题了。 “你用手往下一撸,就会出来了……”苏丽华索就蹲了下来, 真就用手往一撸滕飞翔那个硕大的槌,真就露出了庐山的狰狞面目, 并且还一跳一跳地劲十足,差点没跳出她的手掌心, 直奔她的脸而来……“你现在还给你裹吗?”苏丽华有点不释手。 “早就不了,说,等我娶了媳,就让我媳来给我裹……”“哦, 你娶媳就是为了给你裹这个东西?”“是啊, 要不娶媳是干什么用的呢?”“你知道你为什么不给你裹了吗?”“这还用说吗, 我是我爸爸的媳也不是我的媳……”“其实吧, 真正的原因你并不知道呢……”“什么原因呀 老师快点告诉我吧……”第10章 撒尿留念“真正的原因 就是到了你这个年龄就已经了,如果在给你裹, 一旦从里边裹出汤汤来那就有不论之嫌了,也是怕你因此生出恋结, 将来连媳都不想找了,一心恋着亲——因为只要有了亲, 就能解决你的全部问题了——如果再进一步你有更多非分之想的时候, 亲又不能满足你一旦满足你,那就了不可饶恕的罪孽……因此, 你开才像断奶一样不再跟你做那些童年的游戏了……”苏丽华竟然寓教于理, 通过这样深入浅出的道理解开了滕飞翔心中的谜团……“可是, 没有的裹我真的好难受啊——我真的想过,离家出走呢……”“那你就傻瓜一个了, 有什么解不开的问题就来找老师呀,正老师的也不在家, 正你跟老师相的特别亲密正我们之间有了什么秘密也不会被知道……”苏丽华有点急于求的意思。 “我的问题,老师能帮我解决?”“是啊, 你有什么问题老师都能帮你解决,只要你想, 只要老师能做到的……”“那我想让老师裹我 行吗?”“行啊如果你需要的话……”“我太需要了, 我早就做梦都想让老师给我裹了……”“好啊 那你现在需要吗现在需要,现在老师就给你裹……”“太需要了, 一刻都不要等了了……”“那好吧……”其实呢 一刻都不能等的是苏丽华,手里握着那个硕大的槌, 早就想一给含在里裹它,咂它,吮它,吸它, 将它巨大的能量吸食出来,化作无穷的魂魔力, 将自己的念全部融化……苏丽华想的是要先用巴给这个不谙事的小子一些甜, 然后在一点点引他入巷……一含在里那一个满满当当, 尽吞没也只不过涉及三分之一而已这令苏丽华异常兴奋, 心想这才东西呢,这样硕大的槌做下去,才能没根见底, 才能了魂了魄吧……滕飞翔被苏丽华这幺一裹, 脑子里便嗡地一声灵犀顿时灌顶,很深都为之亢奋地颤栗不已……十几岁前, 给他裹的时候还没有这样的感觉,只是觉得细, 觉得很好受但是那种好受只像被挠了,而此刻被班主任老师这幺一裹, 便有了全新的感受是那种吃到自己最想吃的东西, 立刻的那种超级美味的感觉……而对于苏丽华来说 更是到了不释的程度——之前跟那个副校长也有过类似的行为, 那个副校长长奎也曾要求她在他不应期的时候, 帮他裹咂过。 只是那样一个小小的蝉蛹放在里,真像叼着一只婴儿奶一样, 如同吮吸一根大拇指一样真是没什么令兴奋的感觉。 可是这个才十五六岁的少年,尽管还不谙女之事, 但他的槌却已经品了,可以出厂投付使用了……越是这样想, 苏丽华品咂得就越是投入好像那真是一块可以品出极品味道的鲜活食品一样, 越品越有味道越品,越觉得心旷神怡……那滕飞翔自从十岁前被给裹出来之后, 再就没谁弄过他的槌后来越来越发育,秉承了大槌岛那的那种特徵, 才十五六岁就发育熟到了一个相当硕大的程度。 之前也曾有过坚挺无比的时候,可是自己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他, 也曾想再让像稀罕一个孩子一样来稀罕自己的槌, 可是总有某种说不出的忌令他难以启齿。 似乎也越来越把他当一个年来看待,凡是有什么敏感话题的时候, 都用些冠冕堂皇的话来让他好自为之,让他别忘邪念想。 可是那个东西长之后,总是跃跃试呀,就像牵着绳子出去遛狗一样, 它总是往前边不停地拽你也不知道它究竟要跑到哪里才是个, 见到一个标志的物体就想撒尿留念。 就好像滕飞翔一旦见了女生,或者说见了异, 就总有某种冲动在体内蠢蠢动一样至于撒尿留念的念, 也总是折磨着他尽管梦里没少干撒尿留念的勾当, 但现实中却从来还没有实践过。 如今来帮班主任干活,本来想靠近一下她, 近距离地问问她的味道隔着衣服看看她的脯, 或者干活的时候貌似无意地碰碰她的体,或许回家后, 就能做个好梦呢……可是令他无限惊喜的是事进展得这理想这快……。